他们在,整个世界突然温柔了。
你知道的,我想要飞。

【黄叶】今天蓝溪阁的材料还保得住吗

#作者有病

#这真的是黄叶




蓝雨是京城有名的商铺。


某一天,蓝雨当家喻文州在整理蓝雨名下蓝溪阁的账目,外边人慌慌张张地进来了: 


“喻当家,不好了!”


喻文州端起杯,抿了一口茶: “大春你慢点说,先坐下。”


被唤作大春的就是蓝溪阁的阁主春易老,也算是个蓝雨的重要人物。


大春之前过来给喻文州送来账本,刚出门就见手下人带信过来。手下人本以为信里没什么要紧事,看了信上的内容就火急火燎地来找春易老。春易老一看也吓得很,立马来找喻文州了。


大春一屁股坐在那张红木椅上,喻文州徐徐为对方沏上茶,递到人面前。


春易老学着人喻当家的样子也浅尝了一口,却不慎烫着了嘴,连忙把茶杯放下。


“所以,出了什么事?”


大春从袖口拿出来一封信,信封口上写着: 


京城北街蓝溪阁春易老收


大春有几分恭敬地把信交给喻文州。喻文州拆开信,信的字迹十分潇洒,甚至说是潦草,喻文州马上认出这是出自谁手。信不长,喻文州没几分钟就读完了。


信中这样写道:


转交喻文州:


你们蓝雨二当家在我们兴欣这儿。初七晚上六点,找车队运野图BOSS的材料过来,一手交货,一手放人。


后边附了很长两页纸,喻文州扫了一眼看出那就是野图BOSS的材料清单。喻文州心底盘算了下,都是难收到的材料,有钱也未必买的着。


在信的末端落款:叶修。


喻文州腹诽了一下,狮子大开口要这么一大堆有价无市的材料,确实也只有某些人的下限才能做出来。


喻文州看完,随手搁在一边。接着拿起笔在账本上圈圈划划。


春易老着急了:“喻当家的,黄少被不义之人绑架了啊,咱们是交赎金还是组一伙人直接上找叶修要人去?”


喻文州头也不抬:“着急做什么,少天在兴欣那也不会怎么样,过两天再说吧。”


“可是......”


“没事的,你先去忙吧,我心里有数。”


第二日下午,叶修的信又到了:“怎么说啊,明儿就是初七,你们能送过来吗?”


喻文州扶额,第一次见有人做绑匪做到如此地步的,能用这样理直气壮的口气来催赎金。


喻文州提笔回道:“延后几日可否?”当天,又收到了回信:


“文州,我说你们蓝雨不会缺材料吧?最近经营不善还是怎么地?我看你们把少天养的白白胖胖的,怎么着也不缺钱吧。”


“喂喂,文州啊,你们家少天还在我们这呢,一天吃不好穿不好,每顿就只有榨菜就着白面馒头。我们兴欣你也知道的,就是差钱。你再不来赎少天就成纸片儿人了。”


“黄少天话是真多你又不是不知道,最后期限两天啊,再不送就撕票,认真的啊。”


喻文州慢悠悠地回了:


“不急,少天太烦了。放你那养两天我也能清静清静。”


半月后,叶修的信到了:“喻总,喻文州大王,请您把黄少天接回去吧。”


从此,蓝雨少了一个二当家,脱离世俗,不吵不闹,一片安静祥和。


叶修过上了鸡飞狗跳的叽歪生活。


黄少天:叭叭叭叭叭叭叭叭叭叭叭叭叭叭叭叭叭叭叭叭叭叭叭叭叭叭叭叭叭叭叭叭叭叭叭叭。


叶修捧着喻文州名言八十句: “闭嘴,少天。”





#呜哇我连段子也写不好了就这样吧。。。

 


评论(5)
热度(86)

© 安雨生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