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们在,整个世界突然温柔了。
你知道的,我想要飞。

画的小哥哥,穿的是费启鸣的一身(•∀•)

你有没有见过他

[谋杀]

我看见他们拿起刀,把你的胸口刺穿。即便你祈求他们:

不要毁了我。

更可能的是,你在生命和妥协之间徘徊抉择,然后亲自把刀交给他们,一把血淋淋的刀,撕裂身体或者灵魂,或两者皆有。

恶人在谋杀,他们高举着尖刀,将连身带心地对穿。

你在谋杀,你禁锢了自己的咽喉,任由空气抽离。

知情者在谋杀,他们让你独自待在房间,留下黑暗和绳索。

这是一场,针对你的谋杀。

他们说罪行又算得了什么。

我祝愿你有更加好的未来

有更美的烟火

有更好的人

有临摹部分别ky[跪]

我不知道如何表示你。

你像漂泊不定的云,来的那么突然。我怕你又离开,所以,碰触到你的那一刻,我攥住你的衣角,特别小心地攥住了。

我知道,你想走就可以走。我抓住与不抓住,一点用也没有。

可是我存有一点天真,似乎抓住了一片衣角就能抱紧你了。

很晚了,我想你了。

晚安,我的朋友。

好梦。

💌

© 安雨生烟 | Powered by LOFTER